当前位置:疙瘩小说>武侠修真>东厂恩仇记> 第一百七十一回:密信栽害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一百七十一回:密信栽害(2 / 3)

人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敢问大人,您之所以能右迁擢升,靠的是什么?”

潘汝桢嘎巴一下嘴,从牙齿费力地挤出一句话“当然是魏千岁所赐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梅连池点了点头,他告诉潘汝桢,魏千岁做事斩草除根,绝不留下祸患,他又最恨忤逆他的人,如果千岁得知大人捉了周茂兰,却迟迟不肯将他定谳问罪,大人想想看,他会怎么对付你?

一语点醒梦中人,潘汝桢汗流浃背、失魂落魄,他对梅连池说道“梅师爷,你的话一点没有错,可是姓周的那小子,一看就是个硬骨头,想从他的口中问出个只言片语,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”

梅连池看了一眼束手无策的潘汝桢,又是禁不住一阵冷笑。他对潘汝桢说道“大人何其聪明之人,怎么到了关键时刻竟犯起了糊涂,

咱们为达目的,可以不择手段,只要让周茂兰签供画押就行。”

潘汝桢恶向胆边生,当晚又吩咐恶差将茂兰押入大堂安排夜审。这次潘汝桢恶眼上翻,彻底撕去伪君子的面具,他吹胡子瞪眼地对茂兰说道“姓周的,我没时间在这跟你穷蘑菇,还不赶快把你如何与那酸秀才诋毁魏千岁的事情交代清楚?”

茂兰咬牙切齿地说道“潘汝桢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我与秀才萍水相逢,何来的共谋?”茂兰口若悬河,妙语连珠,潘汝桢干瞪眼睛,

吞舌吐唾沫。茂兰这个“刺头”真是让他无可奈何。

这时又是师爷梅连池出来解围,他对潘汝桢说道“大人,这小子牙尖嘴利,不给他点颜色看看,他还以为大人是聋子的耳朵——摆设。”

潘汝桢连连点头,指着茂兰说道“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病猫。来人啊,给我打他五十大板。”一声令下,潘汝桢掷筒扔签子,喝使衙役将茂兰打得皮开肉绽。

虽然是棍棒相加,茂兰并不屈服,口中骂声不断。师爷梅连池跳脚嚷嚷道“打、打、打、给我往死里打!”一语言罢,密如疾雨的棍棒,又在茂兰的身上逞凶施威。茂兰经受不住,疼晕了过去。

师爷尖嘴鼠脸,现出一丝狞笑,他手中拿着拟好的“供状”,走到茂兰的面前,抓住他的手,在供状上画了押。将着他得意洋洋地将供状交给潘汝桢,对他说道“有劳大人,给魏千岁写一封信,连同这供状一并带去,那样您又是大功一件。”

潘汝桢手拿供状,喜得眉飞色舞,他对梅连池说道“梅师爷,这次全靠你了,待老爷我步步高升,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梅连池趋炎附势,随声附和道“老爷,我这是大树底下好乘凉,得蒙您的荫蔽,小的也沾沾光,跟着老爷您吃香的,喝辣的,哈哈。”

二贼定下害人计后,潘汝桢随即捏造了一封子虚乌有的揭发信,连同审案供状,交给心腹之人,星夜驰快马报送京师。

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逍遥书生遍寻李蕃身影不得其踪,他正在懊恼之际,却见巡抚衙门夤夜闪出一骑快马,随即府门打开,梅连池鬼鬼祟祟地说道“你路上小心点,切不可饮酒误事,此信事关重大,一定要送到魏千岁的府上。”

那人飞身一跃上了马背,梅连池掩好府门,转身回去了。逍遥书生在屋檐上听得真真切切,此事牵涉魏忠贤这个恶贼,一定又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想起田尔耕出手偷袭,逍遥书生恨得牙根痒痒。这一群狼心狗行之辈,残害百姓、将朝堂弄得乌烟瘴气,今天被他撞见,自己绝不会袖手旁观。

想到这里,逍遥书生仙姿飘逸,步走游龙,施展千里逐日,紧紧跟在送信人的身后。骑马人风驰电掣,逍遥书生攀缘跃树、隐迹藏形,是以送信之人,并未发现身后有人跟踪。

到了一茂林之后,送信人拒马持缰,仔细打探着林中的情况。这时逍遥书生见此处林深人静,正是下手的地方,他飞身一纵,落到送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